五略文学网_华人文学
登陆  注册  发表文章   
五略文学QQ群:518532181
帮助
首页
近体诗
词赋
古风
长篇
社团
诗赛
自由体
散文
知识
网校
官网
|  
  五略文学网_华人文学 知识 正文
  [转载]=临终前,老人试探哪个子女最孝顺,吃过三家饭后,把遗物留给了她
 
0 加入收藏
 
 
桂西老庞( 榜眼 1961浏览  2020-11-07  

北京商书策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精益生产咨询,人力资源咨询
 
 

[转载]=临终前,老人试探哪个子女最孝顺,吃过三家饭后,把遗物留给了她


临终前,老人试探哪个子女最孝顺,吃过三家饭后,把遗物留给了她
在我们村东头,有个姓赵的孤寡老婆婆,也许是因为年轻时长得很漂亮,大家都送她一个绰号:赵美人儿。
老婆婆命苦,四十几岁,丈夫就因为给村委会赶大马车时不小心摔死了。只留下她和三个女儿相依为命。
都说养儿防老,如果有个儿子,也许老太太也不至于过得这么苦,可是她这辈子肚子偏偏就是不争气,生了三个,都是丫头。
尽管如此,她还是咬紧牙关,累死累活的把三个闺女抚养长大了,一直到她们出嫁。
三个女儿都一个个嫁出去了,老太太也一点点老了,每嫁出去一个,她就会苍老几分,直到最后的小女儿出嫁后,她已经是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了……
这年的冬天,她觉得自己走路都已经很吃力了,更别说做家务干活了,于是她想:是时候考虑一下自己的后事了。
在农村,许多子女多的老人,都时兴在孩子家里轮班过,多数老人都是在这家住一年,在那家住半载的。可赵老太已经习惯了凡事靠自己,即使老了,她绝也不会去女儿家住,看女婿的眼色过日子。
她已经拿定主意,自己就守着那两间和老伴一起生活过了大半辈子的老房子孤独终老了。
尽管老太太如此心宽,可她还是有一件事放不下,就是她陪嫁时的那件传家宝:一对金簪子。
在离开人世之前,她不想向孩子们索取什么,只想把这最后一点积蓄留给三个女儿中的一个。
要留就留给最孝顺的一个女儿吧!她这样想着。但是哪个才最孝顺呢?自己还真有点拿不准。
自从三个女儿嫁出去后,她们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很少回来看她,不过幸好三个女儿都嫁的不远,所以这次她决定去看看她们。
这天早上,她先来到了大女儿英超的家里。
大女儿颖超嫁了个好人家,在当地的村子里是数一数二的大户,家里条件殷实。
然而看到老母亲来到自己家里,大女儿却只是炒了一盘干瘪的花生给她吃,饭桌上还有一碟咸菜一碗稀饭。
老人说自己牙口不好,随意往嘴里塞了几粒花生就走了。
出门没走多远,恰巧遇到大女儿的儿子大国在外面玩。
只见小外孙说:“姥姥,您来了啊,去我家吃饭吧,我妈说今天吃炖肘子呢!”
“姥姥吃过了,你们自己吃吧!姥姥过一阵子再来看你们!”说完,老人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来。
从老大家出来后,老太太又来到二女儿淑芬家,淑芬嫁的男人是个跑大货车的,虽然累点,可也不少赚钱,家里条件也算还行。
可看见老母亲来了,二女儿淑芬却显得不太高兴,就随便拿了一份吃剩下的炒豆芽、和几个干馒头招待了她。
老人本来在大女儿家就没吃好饭,这次吃了剩菜剩饭,更感觉自己像是个要饭的了。
于是她默不作声的吃了几口,浑浊的眼泪却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
然而二女儿却视若无睹,还说:“妈,您这都过了晌午了,就趁天亮赶紧回去吧,孩子他爸一会就回来,我还得伺候他呢!”
赵老太点点头,蹒跚着离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老太太想:这两个女儿,可是最让自己费心的孩子了,可如今,却没人愿意好好的管她一顿好饭!
就这么伤心的走啊走,直到天黑了,老太太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三女儿香秀的家里。
三女儿的命苦,嫁给了一个种地的农民,和丈夫生活了有两年多了,可日子还是过得紧紧巴巴的。
一见老母亲来到自己家中,三女儿香秀赶紧给老人家倒了碗水,就急匆匆出去了。
见到此情此景,老太太的心马上就凉了半截,心说这小女儿可是她的心头肉啊,没想到她也是这样对待自己!
看来他这个传家宝是送不出去了,还是死了带进棺材里算了!
想到这,她站起来就要走出门,以后再也不来三个女儿家了。
可就在这时,香秀却拎着一大块刚买来的猪肉和韭菜进来了,还乐呵呵地凑到老人身边说:
“妈,建国跟我说了,今天晚上不让您走了,咱们吃韭菜肉的饺子!”
在那个年代,以香秀家的条件,兴许只有过年才能吃上几斤肉,平常放油估计都得拿筷子蘸,她哪来的这么多钱买肉啊?
没多久,饭就做好了,三女婿建国也从地里干活回来了。于是三人就准备吃饭。
饭桌上,赵老太不经意看见了三女儿的头发,之前出嫁时她头上一直别着的一根发簪居然不见了。
老人顿时心底一热,两眼泛起了泪光。
见母亲突然不吃饭哭了起来,香秀就急忙和母亲说好话,还挽住母亲的手说:
“妈,您是不是不放心我啊,您放心,建国对我挺好的,日子虽然苦点,但我们有盼头啊,你看,今年我们的地收成不错,我们还养起了奶牛。你摸女婿还说呢,等明年条件好点了,就把咱妈接过来,和咱们一起住!”
听着女儿在那里自说自话,赵老太笑中带泪。
只见她从怀里掏出了那对用红布包裹着的金簪子,让三女儿像小时候一样靠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为她戴上…
看着眼前依然漂亮的小女儿,老太太说:
“好孩子,这是娘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了,在咱们家最苦的时候,我也没舍得卖了它,就因为它是个盼头,过日子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只要有盼头,日子再苦也能熬的下去!”
香秀听后点了点头,想起三姐妹与母亲相依为命的那段苦日子,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从三女儿家回去没多久,老人走完了她含辛茹苦的一生,她终于可以去见她死去的老伴儿去了…
后来,听村子里的人说,老人死后,大女儿颖超和二女儿淑芬就因为老人留下来的那几间旧屋子和半亩地大打出手,最后闹的全村人都看了笑话,甚至两姐妹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而香秀呢?她不但没有和两个姐姐去分家产,还在给老人料理了后世,每年坚持去为母亲上坟。
而母亲留下的那一对金簪子呢?
据说三女儿就珍藏了起来,直到她生了孩子,孩子又成家立业。那对母亲留下来的金簪始终都放在最隐秘的地方。
即便岁月把黑发洗成了白发,把女儿熬成了婆婆。那根金簪,却都一代又一代的传了下来。
因为三女儿香秀永远记得母亲临走时对她说的话:

 
 
 
  版权说明:本文版权归五略文学网_华人文学网站和原作者所有,未经本站允许不可转载及复制,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评论
内容:  
图片:  
格式为.gif或.jpg或.jpeg,大小不超过300k。
登录系统   注册会员
 
首页
关于
站务
初学
帮助
榜单
楹联
 
鲁ICP备1302676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