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略文学网_华人文学
登陆  注册  发表文章   
五略文学QQ群:518532181
帮助
首页
近体诗
词赋
古风
长篇
社团
诗赛
自由体
散文
知识
网校
官网
|  
  五略文学网_华人文学 散文小说 正文
  小小鸟
 
0 加入收藏
 
 
一念放下( 贡生准 1447浏览  2020-06-26  

北京商书策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精益生产咨询,人力资源咨询
 
 

 
 

  “我是一只小小鸟,飞也飞不高;我是一只小小鸟,总躲在您温暖的怀抱。”


  “妈妈,咱拉钩钩,我不要好吃的。”三岁的女儿小小歇斯底里般紧紧拉着母亲大美的手一边哭着一边使劲往车外拽着,可是大美迟疑了一下后,还是匆忙的坐上了通往深圳的火车。


  大美,一个山村妇女,她亦有着大山一样坚韧的性格,所以即便在新婚两年后,丈夫外出打工遇车祸一去不再回来,她同样没有想过放弃她的女儿、她的家。


  “小小,妈妈给你拉钩钩。”火车缓缓地行驶,大美哽咽着摇下车窗探出头来向着女儿远去的方向说着比划着……


  三四年过去,电话书信的只言片语,大美还是没忍住 “偷偷”的回了家。


  “爷爷,爷爷,站在门口的那个女人是谁?”小小指着打扮一新的大美怯生生的问着。


  “小小,小小,我是妈妈呀。”


  “妈妈,爷爷,妈妈是什么?”小小傻傻的面对着大美。大美靠近,小小远远的躲开。然而,生活她就是这样,顾了金钱,却有时少了亲情。


  陪伴只是三两天,这也皆是爱。慢慢的相识,小小愈加开朗活泼了起来。


  大美终该回去了。小小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所以大美在同女儿拉钩钩后她再一次离开了家。


  小小没有了上一次的冲动,远远的望着车,眼睛呆呆的,因为她已懂得,妈妈这是为了她这只“小小鸟”。


  上学了,小小每次考试都争取一百分,因为每次打电话,只要“一百分”,妈妈就会爽朗的笑着,而小小听着爽朗的笑声,似乎妈妈就从没有离开过。


  陪伴是这样的奢侈且又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只因她们彼此都懂。


  小小该考大学了。大美的身体在其公爹过世后长年劳累下变得不再那么硬朗,就在过年后,准备再一次上火车时,长大的女儿小小紧紧攥住了母亲的手。


  “妈妈,女儿想同您一起打工。”


  “傻孩子,考上个好大学,妈妈就到你上学的地方陪你,小小?”


  “妈妈,咱拉钩钩。”一个温暖的午后,上海上大学的小小靠着路边大美的臂膀睡着了。


  “我是一只小小鸟,飞也飞不高;我是一只小小鸟,总躲在您温暖的怀抱。”


  母爱那么远,又那么近。陪伴,这是最好的爱。陪伴,这是人间最真的情。


  “我是一只小小鸟,飞也飞不高;我是一只小小鸟,总躲在您温暖的怀抱。”


  “妈妈,妈妈……”小小醒了,却不知何时腮边早已泪滴两行。


  小小鸟。


(管理员柳溪斋主审核通过)
 
 
 
  版权说明:本文版权归五略文学网_华人文学网站和原作者所有,未经本站允许不可转载及复制,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评论
内容:  
图片:  
格式为.gif或.jpg或.jpeg,大小不超过300k。
登录系统   注册会员
 
首页
关于
站务
初学
帮助
榜单
楹联
 
鲁ICP备1302676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