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填写编按   
  注册会员
需输入30字以上的推荐/取消理由   
  注册会员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登陆 找回密码
| 手机触屏版 帮助 积分兑换礼品 首页
华人文学
|  
中短频道 同题诗赛 近体诗 词曲赋 自由体诗 散文小说 微刊投稿 古风 楹联 华人网校 知识 初学 社团
长篇频道 人生百态 言情商职 童话幻想 武悬军史 影视戏曲 经典名著 其他 榜单 重要赛事 站务 入仕 官网
  华人文学 散文小说 正文 同题诗赛征稿进行中   旧版同题诗赛(已停止进行)
  我还要听这首童谣 0 加入收藏
一念放下
 
年  龄:30
贡献度:1846
封  号: 举人正
威  望:10
笑对人生
 
315浏览  2019/6/12  
 
 

      想写点母亲的事迹,可要写些什么呢?她,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亦有着一个农村人的朴实,就像这小米粥一样,耐久回味,值得蕴藏。

  记得,那是深秋的下午,金黄的苞谷盈满了天空,一派丰收的大好光景。母亲看着田间的它们,喜出望外,禁不住感叹道:“今年真是个好收成!”然,秋收该怎么办呢?两个儿子还在上学,她会舍得让父亲休息一天,来帮她去收吗?

  母亲性格看似柔弱,实则倔强。她没有告诉父亲,而是一个人早早的骑着三轮车下了地,在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玉米地里,裹着头巾勤劳的采摘着。苞谷好似看到了母亲的辛苦,在微风拂过时,也降低了身子。瞧,这可真是一片秋收采摘忙的大好风景!辛劳的母亲她并没有感到劳累,竟还不由得哼起了小曲,“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噔噔……”,田地外边传来了机器声。“姐,姐,我们来帮你收玉米了。”小姨大老远下车,兴高采烈的向母亲跑来。母亲一边迎着小姨,一边招呼着小姨夫。等小姨近了,母亲一把把小姨搂在了怀里。“好妹妹,你怎么来了?”母亲欣喜的问着。“姐姐,家里有难处,做妹妹的岂能袖手旁观呀。咱们一起收吧。”母亲在一阵推辞间终于答应了下来。小姨帮着母亲,小姨夫拉着苞谷在家与田间来回穿梭着……

  时间在母亲姐妹两人的欢声笑语中,回到了她们的小时候。母亲生在建国时,长在新中国。小时,家境贫寒的她,姊妹四人,她排行老三。姊妹感情也好,但那时的中国处处闹饥荒,缺衣少食,就连树皮也都是美味。年幼的母亲甚是懂事,因为哥哥要帮助父母干农活,姐姐又要帮助父母照看家里,所以她就主动担起了看护小妹妹的责任。天黑了,父母劳累了一天都酣甜的睡去了。哥哥姐姐忙碌了一天,也在晚饭后,顾不得脱衣服,斜着身子睡着了。可小妹妹呢?因为年纪小,她却活力十足,不肯睡去。母亲那时还是个小孩子,一个小孩子抱着一个小孩子,一个小孩子给一个小孩子唱着童谣,手儿也不停的拍着,“乖宝宝,睡觉觉……”然则,小孩子终究调皮,她又怎肯就此睡去?

  母亲怕影响父母休息,怕影响哥哥姐姐睡觉,就悄悄的抱着小妹妹来到了院子里。恰巧,院中还有月光。母亲就小心的趴在小妹妹耳朵旁,小声的嘘着,“妹妹,咱们玩捉迷藏吧。”小妹妹三四岁,见姐姐一闪一闪啪嗒啪嗒着眼睛,感觉甚是好玩,也就答应了。小妹妹看着姐姐双手把眼睛蒙上,也开始在院子里四处寻找着藏身处。然而,破旧的院子中却隐匿着危险。一个红薯洞,小妹妹“嘭”的一声掉了下去。“妹妹,藏好了没?姐姐要开始找了。”小妹妹没有应声。母亲慌里慌张的睁开了眼睛,一个偌大的院子里,搜地雷似的寻找了起来。不过,她没有找到。

  月儿渐渐的爬上了高空,皎洁的月光下然还是没有妹妹的身影。她找了一会了,就自嘲的大叫了起来,“好妹妹,你快出来吧,姐姐认输了。”这院子里依旧没有回音。母亲一时手忙错乱起来,她想求父母帮助,她想求哥哥姐姐帮忙,可她们睡得那么沉,她纤弱的身躯终归没有把她们弄醒。“小妹妹怎么办呢?母亲她们会埋怨我吗?”母亲小脑瓜来回思索着,天生的倔强劲一下随激发了出来。她没有哭,而是踱着身子回到了房中,点起了微弱的油灯,在院子四周有规律的寻觅着,大声的喊着,“妹妹,该睡觉了。快出来吧。”

  夜深人静,母亲的声音不高不低,倒是引得邻居家的狗儿“汪汪”直叫起来。母亲听着狗叫声,胆子瞬间似乎大了起来,但眼睛显然也有些潮湿。“嗯!父亲那边的红薯洞,好似有声音。”壮起胆的母亲提着油灯一步接一步的挪着,等挪到时,只见小妹妹居然一丝笑意甜甜的打起了鼾。不深不浅的红薯洞,那是母亲小时的藏宝地。“妹妹,起来吧,我们回屋睡。”母亲喊着妹妹。小妹妹“咯噔”一愣,醒了。“姐姐,姐姐,我恍惚中看到红薯洞有很多好吃的,本也想给你捎点,谁知进去后竟睡着了。”母亲望着天真的妹妹,登时没有了责怪,一霎间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似乎一松手妹妹又要找不到似地。拍掉身上的灰尘,抹去脸上的浅浅泪痕,她们回到了房中。母亲搂着妹妹准备睡去,不依不饶的妹妹却让母亲唱起了童谣,“乖宝宝,睡觉觉……”

  “姐,苞谷收完了,你看,还有什么事没?”小姨夫盯着姐妹俩。姐妹俩一晃回过了神。鄂时,会心的笑了起来。“好妹妹,光顾着和你说话,终忘了还有妹夫呢。”母亲含着笑稍有丝埋怨的埋汰着。“姐姐,我们的苞谷还不熟,而我也不想回去。姐姐,今晚咱们一起睡吧。”母亲望着小姨眼眯在一起闹着,“妹夫,可愿意?”小姨嘴快,眼睛眨都没眨,“这家,我说了算。”她们立时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晚上,父亲回来了。望着满院的苞谷,他很是高兴。再仔细看母亲,这亦是越看越好看。“小妹,真是多亏了你们。我早就跟你姐说,‘等苞谷熟了,提前说一声,我们一起收。’可是,你姐就是不告诉我。”爸爸有些担心妈妈,但妈妈也担心着家里,特别是她还有孩子和老人。“姐夫,别说了。要是我不执意的留下来,姐她也是不会同意的。”小姨会意的笑了起来。顷刻间,院子里满溢着语笑喧阗。

  “姐姐,我睡不着,你能给我唱童谣吗?”小姨小心的问着。母亲那已经长满茧子的手又不由得开始轻轻的拍着小姨。“姐姐,要是我们不长大,该多好呀。”“傻孩子,快睡吧。”“乖宝宝,睡觉觉……”可,母亲与小姨的眼角却分明留着泪痕。小时的相伴,她们那种感觉找到了没?小时的感觉又会在此时出现了吗?

  “姐姐,姐姐,童谣不要停。我要听。”小姨撒娇一般的躺在母亲怀里。但,隔壁的父亲与姨夫却久久的没有睡去。这空中唯留下,“乖宝宝,睡觉觉……”我们都已经长大,然我们的父母也都曾经是小孩子。用心读爱,用爱读心,让我们用自己的一生来珍爱我们的父母!


(本文编辑:天河无右审核通过)
 
 
说明:本文版权归华人文学网站和原作者所有,未经本站允许不可转载及复制,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评价
    纯文本模式 编辑模式
正文内容:  
上传图片:  
    像素要求:格式为.gif或.jpg或.jpeg,大小不超过300k。
  注册会员
 
关于华人文学 | 积分等级说明 | 手机触屏版
CopyRight@ http://wx.shangdiguo.com华人文学版权所有 鲁ICP备13026766号-1
 
返回顶部